貔貅

【OVERLORD】[迪米×安兹(铃木悟)+潘多拉×安兹(铃木悟)]FANATICISM 06

荊棘玫瑰★求OVERLORD同好:


2018/3/4 PM14:49修正錯誤



■主迪米×安茲(鈴木悟),但實際上為ALL安茲(鈴木悟)。
■時間軸:飛鼠在伺服器關閉後轉移到異世界之後,已經收帝國老爺子為徒弟。


 


 


06


 


世俗認為魔鬼是醜陋險惡的生物,是宗教經典內記載引誘純潔靈魂墮落的罪惡,喜愛掐滅有智慧生物追求光明意念並享受的混亂邪惡,這樣的不守序並且顛覆常規,毀滅道德框架希望光明就是烏爾貝特追求的惡之極致。


 


進入虛擬的世界,獲得解放的每個人都想展現在現實當中被無形壓抑的那面,不論是平常不會表現出的殘暴,彬彬有禮之下的戲謔,或多或少日常不會有的另一個真實都會接露出其中的一角,不過能像烏爾貝特這般毫不扭捏地直接坦率表現,對於渴望的追求,就算在遊戲裡也會被人他笑看是精神不成熟的幼稚表現,但鈴木悟一直認為這樣毫不在意他人目光,堅持自己追求的烏爾貝特桑非常帥氣,他的堅持就和塔其.米桑對於心中正義的執行,哪怕山羊外觀的魔鬼追求的是惡的極致,能夠毫無芥蒂並且施行,對於縱然是孤獨一身還不像烏爾貝特桑能夠勇敢拋下他人的目光的飛鼠一直覺得他的朋友做出了非常勇敢的事情。


 


烏爾貝特桑總說自己是出於無聊的忌妒心所以處處和塔其.米桑爭執作對,但飛鼠看來他堅強、強壯,明白自己的懦弱但也勇與跨出那一步追求自己想要的。


 


這一點鈴木悟就無法做到,就算轉移至異世界,他還是那個會害怕會畏懼的普通人,就算已經戴上安茲.烏爾.恭偉大至尊的角色假面,身體也轉變為異形類種族的不死者,安茲還是無法撇去那些無所謂的本性,因為他曾經身為人、名叫──鈴木悟──的普通不怎麼堅毅也沒有長處的日本人,所以在他瞧見烏爾貝特創造的NPC,同伴遺留下來陪伴自己的造物,鈴木悟總是將對烏爾貝特的感覺投射在迪米烏哥斯身上。


 


他是烏爾貝特桑創造的NPC,是烏爾貝特桑追求惡之極致的完美成品,是他的孩子、他的意念結晶,是個繼承烏爾貝特桑的魔鬼。


 


安茲曾對守護者們說他將他們視為同伴的兒子,但除此之外沒有說出口是鈴木悟對於同伴的情感衍生。只要是活著的生物就不是另一個生物的備品,鈴木悟明白這個道理,可人類既脆弱卻又卑劣的本性還是讓他不自覺產生那種感覺,是有意或者無意,無法抑制的情感延續埋藏於內心陰影裡,盡管努力做出區別,但鈴木悟仍舊明白不堪就潛伏在那裏。


 


將對於同伴的思念投射於NPC上他對不起盡忠的守護者,就如同當初為了一己之私為了保存公會成員創造的潘朵拉.亞克特。


 


要是當初知道後來有一天自己創造的NPC將會成為有情緒會笑會思考的存在,或許自己就不會為了私心製作這樣的角色。


 


明明是一趟說長不長但也不短的路程,對於已然成為不死者的自己應該不會勞累,但安茲卻覺得自己的步伐越來越沉重。


 


或許就是所謂的思緒影響了感官,不過安茲不討厭這樣的感覺,做為鈴木悟對於腦袋裡盤旋不去的念頭與那樣的情緒會不安惶恐,但也實在地告訴安茲自己並沒有完全抹消了人性的那一面,他還是那個自己,只是受到負向生命的存在對於外界變得沒有那般容易聯繫受到影響,安茲──鈴木悟──仍舊保有自己對於在乎事物的所愛情感。


 


不過那並不代表當他背負在乎人物投注過來的灼熱目光就不會感受到壓力,就因為會在意才帶給不死者化的安茲心靈上的壓迫。


 


現下給安茲.烏爾.恭,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絕對的支配者,唯一的至尊造成精神上的壓力的正式來自於他背後的炎獄造物主,明明都是和樓層守護者一塊行走,但迪米烏哥斯帶給安茲──鈴木悟──的精神負擔卻遠遠比科塞特斯還要倍感壓力。


 


不是氣氛的沉悶導致,雖說他們之間因為無話所以顯得安靜,過程中只能聽見雙方的腳步聲,可來自於背後的絕對不同於科塞特斯的抑鬱,反倒是愉悅得幾乎要哼出歌曲的程度。


 


迪米烏哥斯不會做出那種事,炎獄的造物主不論在安茲或者鈴木悟哪個角色眼光中來看,他向來都能維持那種自己無法學得來的受到良好教育與禮儀薰陶的貴族紳士優雅儀態,自信、舉手投足充滿魅力。從輕巧的步履和偶爾自己偷覷的視野中瞧見於背後晃動的鋼鐵之尾,鈴木悟可以研判最高階魔鬼心情出乎意料的輕快。


 


這樣很好,畢竟鈴木悟也樂見同伴們留下來的孩子心情能夠保持著正面的方向。況且他也不是真實的優秀王者,面對抑鬱寡歡的守護者通常只會手足無措,不知道該說甚麼才是合適的話,尤其在現在,以真實的本先自己外貌,鈴木悟擔心自己人類自己容易影響的一面不像死之統治者能夠利用不變的骸骨和強制鎮定的種族精神特性掩蓋起來。


 


 


各種可能被窺破手腳的念頭從路程開始已經盤旋在腦袋裡有段時間,被擔憂慢火反覆灼燒,備受煎熬之下鈴木悟抱著與其靜默下去使迪米烏哥斯想到不得了的問題,倒還不如自己乾脆點起頭、打破沉默,將話題把握在自己能夠掌握的話題之內。


 


懷抱世界級道具的手指透露出鈴木悟的不安,他不再是鋒利骸骨的手指不自覺的在光滑的紅玉表面滑過,但也幸好自我的碰觸不會讓他感知到過分的奇異騷動,才得以讓鈴木悟維持納薩力克無上至尊的假面對跟隨自己的第七層樓層守護者對談。


 


「說起來迪米烏哥斯,你對寶物殿領域守護者有何想法。」


 


「您……是指潘朵拉.亞克特嗎?」


 


最高階惡魔說出潘朵拉名字並不代表他的無知或不肯定,縱然他的職權不像雅爾貝德能從王座之廳叫出系統窺看完整的公會營運名單,但轉移至異世界之後也照面過幾次,迪米烏哥斯不可能不曉得納薩力克寶物殿有專門的領域守護者。


 


從迪米烏哥斯略顯遲疑的回答判斷,他比較符合好奇自己為何會突然問起他對於潘朵拉的看法。


 


炎獄造物主的困惑很正常,安茲不是會詢問他人對於某個人看法的人物,比好奇他人之間的人際關係互動,他更偏向質疑自己能力的上司。所以一般提問基本上是圍繞著公事和某件要事這樣施行下去是否妥當的尋求屬下看法。


 


「對,我想聽聽迪米烏哥斯你對於潘朵拉的評價。」


 


潘朵拉是飛鼠──鈴木悟──創造的NPC,說他不好奇其他守護者對於自己創造NPC的看法是假的。雖然從潘朵拉口中已經聽聞部分人對他的看法,就是會「哇喔」的那種,畢竟他都困擾到尋求自己的意見,可實際上鈴木悟在扮演無上至尊安茲.烏爾.恭的時候又聽到了完全兩極的評價,譬如說雅兒貝德、又或者女僕班。


 


所以對鈴木悟對於同樣屬於被創造出的NPC守護者,又是聰慧腦袋著稱的迪米烏哥斯想法在意。這有類似創作家對於自己創造的成品是否讓大眾喜愛,又混合著為人父母對於他人評價自家孩子的感情,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可自己彷彿問了相當艱難的問題,本來跟隨在自己身後的腳步聲嘎然而止,鈴木悟回過頭果然瞧見停下腳步的迪米烏哥斯。最高階魔鬼的一半表情給反光的鏡片遮掩,故看不清他流露出的眼神,但從收斂起笑容改為抿起的嘴唇以及愉快擺盪的尾巴停止不動來看,迪米烏哥斯似乎一時間無法給予答覆。


 


(就只是詢問他對於潘朵拉的感覺,有這麼難以回答嗎?)


 


鈴木悟是這麼想的,可當他看魔鬼開始咬緊自己的下唇,甚至連額頭都浮出汗水,那已經不是苦惱等級能夠形容的煎熬了。


 


「……還請安茲大人饒恕迪米烏哥斯無法猜及您的睿智,但既然是偉大睿智至尊精心創造出的守護者,潘朵拉.亞克特自然表現得符合您的寄望,而寶物殿守護者確實也展現出符合這份職稱的實力。」


 


最高階魔鬼顯然將自己的提問往另一個方向誤解,全圍繞在關於未來計畫和連自己都不曉得自己有這麼偉大肯定只是個同名同姓的人,迪米烏哥斯的答覆與其說讓鈴木悟失望、不知所措,倒不如講很符合迪米烏哥斯在鈴木悟內心的形象。


 


(所講的話聽進精明魔鬼腦袋裡遭到過度解讀也不是頭一遭了,自己也都快要習慣了……)


 


鈴木悟注視為了自己猜不透至尊深意而單膝下跪的炎獄造物主,若不是早已習慣他現在肯定擺出困擾的表情。


 


(就跟娜貝拉爾一樣改不過來了呢──他們總認為自己是睿智能夠洞悉一切的智慧之王,每每試圖修正他們內心的形象反而會更加的偉大,說實在自己或許該放棄糾正守護者的想法了……)


 


「……他的智慧說是和我於伯仲之間,倒不如說有在之上的謀略──」


 


已經聽不進迪米烏哥斯對於潘朵拉的才智和能力評語,心思自己確實在撰寫寶物殿領域守護者時候加上才智和能力,但鈴木悟不認為潘朵拉的表現足以讓迪米烏哥斯有所感觸。


 


至少就他所知,潘朵拉和迪米烏哥斯的接觸的次數少之又少。全納薩力克算來除了自己,和潘朵拉照面最多估計是希絲和做為守護者總管的雅兒貝德,沒道理迪米烏哥斯對他的評價如此之高。


 


(不過最驚訝是潘朵拉在迪米烏哥斯內心評價居然如此的高,雅兒貝德曾說其子猶如其父,該不會是因為自己在守護者心中形象太過巨大連帶連潘朵拉的評價也上升了吧?)


 


回憶起自己創造的NPC那些過於浮誇、表演過剩的動作姿態,雖然他的才智和能力無庸置疑,畢竟在當初設定上就是如此,但鈴木悟開始覺得自己存在但由於心臟不會跳動照理不會有所感受的胃正在絞痛。


 


(不,不要再深究了。)


 


迪米烏哥斯不會對自己說出違心的謊言,也不是潘朵拉的不好,其中要是有一人有錯,那也是鈴木悟的原罪。


 


──全都怪當初自己的不良設定所導致。


 


「我瞭解了,迪米烏哥斯。起來吧,我們還需要傳送到耶.蘭提爾。你先到耶.蘭提爾傳送點的樓層,我還須將戒指託付給櫻花聖域的守護者。」


 


沒有回頭確認迪米烏哥斯有無跟上,鈴木悟率先跨過每個樓層的傳送點來到除了他之外沒人能進入的第八層,然後在短暫的空間切換景色扭曲間,一瓣粉嫩的櫻色自眼前徐徐飄落,隨即大量如同雪的落櫻圍繞周身,就連生態都市都已經見不到的美麗景色映入鈴木悟的眼眸當中。


 


×


 


 


由於顧忌到人類的外貌出現在前耶.蘭提爾市長官邸、現今魔導國魔導王的城堡會引發諸多聯想,鈴木悟在跨進傳送點前一度考慮用虛假的幻術偽裝自己,只是想到異世界可能遭遇能夠窺破幻術的天生異能者,他才改以從自己的空間取出能夠遮住臉龐的斗篷和面具。


 


有些時候最簡單的應對,反而是敵人最意料不到的策略。記得布妞萌在告知自己PVP雖免不了計算各種可能,並且需要仔細安排應對,然而對上同樣高度的對手,有些時候最簡單的方式更能有效抗敵。


 


『這麼說來就像反璞歸真嘛──』


 


『真難得我那滿腦子黃色遊戲的弟弟能夠說出這麼有道理的話。』


 


憶起同樣在旁聆聽的佩羅羅奇諾桑、泡泡茶壺桑拌嘴場景,握住手中裝備的鈴木悟不禁勾勒出微笑,是愉悅卻也略帶懷念的傷感。這樣細微並且一閃而過的變化通常人不會注意到,甚至連鈴木悟本人都毫無自覺,可這一切卻全給端正在他面前的最高階惡魔看在眼裡。


 


迪米烏哥斯表情不動,內心卻是與平靜的外貌相反。最高階魔鬼善於掩藏自己的情緒,恰好鈴木悟也不是能夠洞悉他人內心所想的讀心者,渾然不覺自己會輕易漏洩出表情的人類臉孔對炎獄造物主有多大的影響,鏡片下的寶石之眼又怎麼地將自己的言行牢牢捕捉記進心底。


 


鈴木悟專注於自己手上的裝備道具,一件鐵灰色不起眼由四塊布料組成的斗篷,另一個拿在手上則是簡約沒有過多花紋的面具。


 


匿蹤者披風,顧名思義具有提高靈敏、方便容於環境的效果,採取非傳統單塊布縫製而成,用四塊布料構成整體的設計便於斥候、忍者、遊騎兵這類需要高靈敏和巧妙隱匿行蹤的職業;白圭的嘉年華面具,和嫉妒者們的面具同樣是在YGGDRASIL大型節日活動獲得,雖說道具名稱取名嘉年華面具,但整體款式過於簡約單調讓當時拿到的玩家紛紛覺得和道具名稱相違,不過用在現下這個時候正好符合鈴木悟的需求。


 


他不取出嫉妒者們的面具,是顧慮到嫉妒面具在異世界內已經有許多人瞧見過,若是自己戴著恐怕會遭人認出,最妥當的保險還是換個面具,反正這類的東西在YGGDRASIL內領取了很多。


 


迪米烏哥斯似乎窺探他取出道具的真義,率先在他動作時開口。


 


「安茲大人,請恕迪米烏哥斯僭越,是否需要屬下使用巴林與亞斯她錄的化身?」


 


巴林與亞斯她錄的化身是迪米烏哥斯的其中一項技能,並且是要同時具有最高階惡魔和變形魔才會出現的職業技能。他可以完全改變自己的外觀,又不像二重幻影會受到變化目標的本身素質箝制,然而在YGGDRASIL內卻是不怎麼好用的技能,雖然能夠幻化成怪物甚至玩家、NPC的外觀,但本身數值不變就只剩欺瞞的用途,所以通常用於混淆怪物探索未知野外地形和公會對決之間。


 


巴林與亞斯她錄的化身使用於公會戰能夠取得暫時的對方友軍名條,用以欺瞞敵方成員,可遊戲內具有〈訊息〉和玩家語言直接通訊很容易遭到識破,一旦遭遇襲擊就會顯露真身,總結起來除了推野外地圖之外是個沒甚麼用處的技能。


 


只是巴林與亞斯她錄的化身屬於職業技能而非幻術,這一點在異世界裡倒是顯得非常有用。


 


迪米烏哥斯要是不說,鈴木悟都忘了變形魔的他具有這項技能。


 


「……若你需要巴林與亞斯她錄的化身才能掩蓋住尖耳和惡魔之尾的話就用,另外你還需要這個。穿戴上。」本來想要直接回以不需要,可想想迪米烏哥斯或許利用這項技能才能在改變型態之外掩藏惡魔的表徵,鈴木悟才又改口這麼說,同時他也在迪米烏哥斯恭敬應答後的窸窣聲當中從空間內拿出另一套遮掩的道具。


 


從隱藏在耶.蘭提爾的傳送點到原市長官邸的路途其實不遠,但暗算夏提雅的玩家還沒找到,就算在魔導國內也不可以大意,鈴木悟就這麼遮掩住自己的容貌走到由於佔領目前更改為魔導國王宮的核心位置。


 


由於從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轉移至耶.蘭提爾沒有攜帶隨從,為了避免醒目也沒傳喚官邸內的八肢刀暗殺蟲前來迎接,選擇從比較隱蔽的側門進入的鈴木悟先在門口稍待腳步讓自動自發的迪米烏哥斯前去開門,自己才又繼續腳步。


 


前進才幾步,赫然想起自己應該將潘朵拉傳喚到會客用的房間,而非自己的辦公室,來自於長廊前頭的跫音立刻吸引鈴木悟的注意。深色的軍用長靴、卡其色的長大衣隨著移動擺盪,潘朵拉.亞克特出現在他眼前,他比平常還要加快的腳步凸顯他急迫迎接自己的心情,接下來站得筆挺鞋跟相撞的軍式舉手禮以及誇張的歌劇詠嘆然後手擺胸口低下頭,失去了死之統治者威嚴外貌幸好有面具罩著,不然鈴木悟不敢想像當下自己的表情會如何地尷尬失禮。


 


「我的創造主安安安安茲大人,以及迪米烏哥斯大人───!潘朵拉有失遠迎沒有前去迎接,還請我的神責罰於我──」


 


朝氣蓬勃到過於精神,雖然還是很不習慣潘朵拉的誇張表現,但見到他如此元氣一反先前自己來時的訴苦模樣,鈴木悟心安很多,但比起責罰他沒聽從指示在辦公室待著,鈴木悟倒是先詢問一件事。


 


「潘朵拉.亞克特,我並沒有派遣下僕去知會你,你是怎麼知道我已經抵達,以前一眼認出我和迪米烏哥斯。」


 


「當然不需要,我的創造主大人,您賦予我的職業能力讓我能感知到。而且不管安茲大人您穿戴怎樣的束裝,身為您的造物是不可能錯認創造主的!」


 


對,潘朵拉是城堡之王,又是自己創造的NPC,沒道理他會認不出自己。


 


「那麼你又是怎麼知道我正準備傳喚你更改位置。」


 


「創造主和造物的紐帶,安茲大人。」潘朵拉手摀胸口高聲地回答,一本正經之後又是來個自曝膽大恣意的應答,「其實是我想既然安茲大人突然傳訊讓我確認世界級道具的事情,我想應該是有十分急迫重要的事情。」


 


然而潘朵拉的十分正確沒有錯誤,鈴木悟也習慣他在其他NPC看來絲毫不遵守上下之分的言行,多次給自己創造的NPC提起「我們之間的距離更近一步的超近距離」、「感覺就像同居情侶一樣」,潘朵拉只是運用他設定的高智商判斷出最正確也省去自己麻煩的行動,對NPC、納薩力克之人向來寬大的唯一至尊自然也是認同的一個頷首,要潘朵拉跟隨自己進到會客用的房間,半點究責的念頭也沒有。


 


「有鑑於你的演員性格是我設定的,估計等會你會情不自禁那麼做,在此之前我要你冷靜並且低調不要反應過大。」


 


目前沒打算所有人知道自己的現況,鈴木悟在進到會客用的房間先是確認一切開該注意的,並且讓迪米烏哥斯站在比較靠近門的位置好應對可能發生的突發,他施展幾個防止窺探、顯現已設下的情報魔法的必要手段,才對目睹自己過於謹慎到病態反間諜的潘朵拉開門見山。


 


「安茲大人?」自己創造的二重幻影站在面前,沒有半分歪斜的蛋頭腦袋表現出就連鈴木悟都看得出的清晰困惑。


 


估計是散發的氛圍不同導致,可那不是鈴木悟關注的重點。


 


「我需要你沉著冷靜面對接下來我即將告訴你的事情。」


 


「既然是我神的希望,潘朵拉會遵從你的旨意!」不是聽不懂的德語而是日文,聽自己創造的NPC這麼說,鈴木悟多少還有點彆扭,但他還是清了清嗓子拉回以演員概念創造的二重幻影思緒,緩緩地揭開自己覆臉面具──那個具有血肉,人類柔軟脆弱的肉身外貌。


 


本以為潘朵拉會像其他守護者、女僕給自己不同於死之統治者骸骨樣貌的肉身刺激到有過激的反應,但他態度連對於自己肉身外貌能夠冷靜自持到張大眼睛的迪米烏哥斯還要平淡,完全不改方才信誓旦旦宣告的表現,這反倒讓鈴木悟覺得詫異。


 


「潘朵拉你不覺得驚訝嗎?」因為二重幻影的背後就是最高階的惡魔,回想那時已經是最沉著冷靜的惡魔表現,鈴木悟忍不住將視線瞥到炎獄造物主身上然後收回,和潘朵拉做個比較。


 


「安茲大人,或許您不明白,但不論你做何打扮、甚至改換了種族,您就是潘朵拉的創造主,我的神,這一點絕對不會撼動。」


 


納薩力克地下大墳墓的寶物墊領域守護者恭敬地單膝跪下,對眼前顯現人類柔弱外貌的鈴木悟宣誓。


 


「我沒有改換種族,這具肉身只是夫路達.帕拉戴恩靈魂異質化實驗呈現出的結果。雖然有形同人類的肉體,但我仍為不死者。」


 


「安茲大人,如果您允許,可以讓我確認一下嗎?」


 


對於潘朵拉提出的請求,鈴木悟一點也不覺得奇怪。因為自己變成具有肉身的存在,如果換位思考,自己也肯定會懷著不踏實的吊懸不安,更何況納薩力克的所有人都對於自己懷抱留存至最後的唯一至尊心情、自己又是潘朵拉的創造者。


 


「我應允你。」


 


鈴木悟褐色的眼注視眼前由自己創建的NPC長開雙臂,看著他踏出步伐靠近、跪下,並以一聲「失禮了」伸出二重幻影單掌只有四根的手指。


 


和迪米烏哥斯的小心翼翼不同,潘朵拉二重幻影特有的纖細長手指一上前就是握住自己的手腕,他就像個超刀精準的醫生,先是按壓自己的腕穴,然後沿著血脈一吋吋向上撫過自己的上臂、肩胛,隔著衣物確認肋骨浮出的胸膛,不像沒有血肉能夠輕易觸碰到脊椎的腰身,本以為動作漸緩的潘朵拉正代表他已接受實情,結果下一秒二重幻影直接將腦袋貼在自己的胸前讓鈴木悟懸空的雙手一顫,才又緩緩將兩手覆上動也不動的二重幻影肩背。


 


鈴木悟明白潘朵拉.亞克特的動作所代表的含意,所以對於領域守護者、自己創造的NPC向來將他們視為孩子的他施以溫情。


 


「我的心臟不會跳動,潘朵拉,你不會聽見泉湧生命的跳動聲。」


 


「安茲大人……」


 


沒有以往誇張的抑揚頓挫,潘朵拉這句是真實的溫情呼喚。置於如同自己孩子NPC背部的手以安撫的方式上下摩娑,陷入溫情當中的鈴木悟沒有看到迪米烏哥斯由於輕微挪動閃動的鏡片,也沒意料二重幻影會在幾秒內恢復原來的浮誇樣態,只能說那就是他的演員本色,彷彿方才的不安脆弱都是鈴木悟自己的錯覺。


 


「那麼安茲大人說的世界級道具是否和您具有肉身有關?」從悟的懷抱中脫出,潘朵拉有恢復本先站挺但手腳動作很多的原態。


 


「沒錯,世界級道具在此之後和我有了奇妙的聯繫。這是原先沒有的,所以我才會要你來觀看。畢竟除了我之外,納薩力克內最了解收藏的十一件世界級道具莫過於你了。」


 


在潘朵拉拿出托取珍貴物品會用的軟墊,鈴木悟將藏放於自己身上的世界級道具取出,但他的手在離開紅色的寶玉完全交付給潘朵拉時還是無法控制內心湧現的不安。


 


「那麼還請安茲大人稍待。」潘朵拉謹慎小心將寶玉挪動到自己方便動作的位置上舉起手。


 


已經做好準備當潘朵拉接觸世界級道具的紅色寶玉時會有的反應,但實際當二重幻影以有如尺蠖蟲過於異常的長手指觸碰世界級道具,鈴木悟還是免不了做出反應。


 


那種感覺就好比陌生的他人觸碰通常給衣物掩蓋的身軀部位,除了顫慄不適之外還有讓人下意識想要瑟縮的自然反應。不過隨著潘朵拉為了確認而仔細撫觸打量,鈴木悟想要閃躲的情感也逐漸轉變為抑制不住的呵笑。


 


迪米烏哥斯在旁邊,忍住想要呵笑衝動而不表現簡直是個考驗。


 


鈴木悟的眉頭深鎖,為了不表現過愈明顯悄悄將雙手置於膝上並且緊握,但潘朵拉觸碰的手指不斷加深故作鎮定的困難程度,使人酥麻的顫慄藉由紅色寶玉傳達至身體感知,那種感覺就像人類最脆弱沒有骨骼保護的胸腹給外在的騷動刺激,並且化作電流利用神經傳達直竄腦勺。


 


鈴木悟覺得自己後腦杓乃至肩頸的肌肉都要為此抽動,就連尾椎都能感受到刺激的擴散,一股想要扭腰掙扎的慾望正在緩緩發酵。


 


如果這個房間只有他和潘朵拉兩人,或許鈴木悟會放開無上至尊安茲必須保持威儀的那一面,但眼角餘光看到的艷色西裝和惡魔停止擺動的金屬尾巴,意識告訴他必須抑制住那股煎熬。


 


指尖陷入褲子的質料當中,縱然全力意志兩臂緊蹦到極致無法停止的騷動而是悄悄顯現,鈴木悟的兩臂正在打顫,嘴唇從緊閉演變到想要扭曲的緊咬。


 


可他當然不能表現出如此明顯的忍耐,所以他還是盡力維持全身肌肉繃緊。


 


「──道具最高階鑑定。」


 


專家LV10、工藝家LV10,還有其他被賦予相關的專業職業滿等,潘朵拉能夠做出就連安茲都無法精通的最高階道具鑑定,和其他能夠探查魔法道具功能的技能,這也是為什麼鈴木悟在世界級道具有異率先想到他的原因。


 


潘朵拉有死靈完美角色自己沒有的鑑定能力,而且完全忠於自己的忠誠心。在這樣情況之下沒有另外的第二人選。


 


「安──茲大人!我想異狀應該是來自於夫路達.帕拉戴恩在施展實驗異質化魔法所造成的影響。照道理裝備某項道具僅會對角色產生增益,就算遭受外力破壞,也只是失去道具和道具附加的功能,只要沒有持續對目標定向傷害並不會對角色產生相關的損益懲罰。當然,那些具有詛咒和特別功效的道具除外,那是本身的懲罰機制,舉例來說像夏提雅大人過於強悍的職業能力必須承受血之狂亂的責罰,但道具和職業懲罰不一樣,道具也只是『傷害』,它並不同於聯繫。」


 


(潘朵拉在說甚麼,我怎麼有聽沒有懂。)潘朵拉一字一句咬字清晰說得清楚,連平常浮誇的表演都沒做出來,但鈴木悟卻聽不明白,完全是有聽沒有懂的狀態。


 


「但世界級道具顯然和安茲大人您感知聯繫至一塊,我想可能是因為您向來將紅玉放在腹腔當中,再加上這個世界的獨特魔法系統,意外讓世界級道具和您的靈魂牽繫在一塊了。」


 


「……」端坐在沙發上的無上至尊陷入沉默,他很懷疑聽到後半終於理解的所想就是潘朵拉意旨的那樣。如果可以,鈴木悟很希望不是。


 


倒是在場的迪米烏哥斯代替鈴木悟開口。


 


「潘朵拉.亞克特,你的意思是難道夫路達.帕拉戴恩在異質化魔法實驗時意外分割了安茲大人的靈魂?」


 


「很~~~有可能!至少有八成以上的機率!我想應該是異質化魔法將安茲大人長期攜帶的世界級道具也認作全部的一部分,反而將部分的靈魂分割出去!」


 


「那如果世界級道具的所有權轉讓,或者遭到破壞……?」


 


「那個畫面我不敢想像,迪米烏哥斯大人──!但我能肯定安茲大人會有危險~非常地、非常地危險~!」


 


不單是鈴木悟,就連潘朵拉和迪米烏哥斯的視線也全都在被放置在紅色軟墊上,不論於YGGDRASIL還是異世界裡都彌足珍貴的世界級道具,那顆紅色的寶玉在陽光照射下呈現不同層次豔紅的透亮晶瑩光澤。




 




TBC


 


糾結了一個禮拜終於讓我寫完這篇更新了,結果也爆字數了,本來可能還會更長不過開快車了,只能說碰上迪米和親兒子,真的要不失控就難!


寫這篇最好玩的時候就是雖然只是寫表面,但會不由自主運行角色內心,尤其是迪米,還有在親兒子做出非常親暱舉動,迪米會有的反應,都能想像最高階惡魔的內心是怎樣的激動和羨慕了,鈴木悟估計不知,但潘朵拉會不知道嗎?


我覺得非常耐人尋味!(笑


然後那段親兒子對於悟的抱抱和觸碰飛鼠玉時悟的反應,個人覺得不單是迪米,親兒子已是各種的prprprpr吧?


這兩個高智商的安茲廚,實在有點可怕!(竊笑


以下是個人設定:


1.巴林與亞斯她錄:巴林是「主人們」的意思,指的是一群男神。亞斯她錄則是「女神們」的意思。密爾頓以有性別的天使為例,說明天使原本並沒有特別的性別或者型態,他們靈性的肉體可以自由做變化。出自於失樂園,造反天使。


2.道具最高階鑑定:個人私設,為武器、道具工藝家修練最高等才能獲得的技能,普通玩家只能修練到高階。

评论

热度(280)